医护人员眼中的医患关系 –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摘要

背景:   医患关系是社会关系的组成部分,和谐的社会需要和谐的医患关系。然而,当前医患关系却遭遇尴尬,医患之间缺乏足够的尊重与信任,这已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由此,不仅有损医护人员在患者心目中的形象,而且有损医疗秩序和质量,最终会损害患者的切身利益。要改善医患关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加强沟通。在沟通方面,患者一方的表达已有许多,医护人员的表达则相对较少。为此,本刊近日特邀请省人民医院的几位医护人员,听他们谈谈对医患关系的认识,以及在工作中的切身体会,以便患者对他们加深了解,使得医患之间少些质疑和对抗,多些信任与合作。  医患关系紧张,双方都受损  记者:医患关系紧张、医疗纠纷增加,是当前医疗服务中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近期,社会上对医改的议论纷纷,以及哈尔滨和深圳等地的“天价医疗”事件,更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作为医护人员,你们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张学东:医患本是一家人,但现在似乎不很正常,双方关系有些紧张。实际上,在对于治疗疾病这一问题上,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和患者、患者家属的想法是相同的,恐怕没有哪个医生是希望将病人治死或越治越糟的。所以说,医患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唯有医患合作,才能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王延方:要对抗病魔,患者与医护人员应成为同一战壕里的战友。说实话,我很怀念以前的那种医患关系,虽然那时候医护人员的收入没有现在高,但却有很强的成就感。不少患者出院后都与我成了好朋友,直到现在逢年过节还互相问候一下。有时候我也很困惑:为什么现在的医患关系这样脆弱?  王旭辉:从前在人们心目中,医生是白衣天使。可最近我听到一种说法,人们把医生称作“白衣狼”。一些手机短信是这样形容医生的:“医生分两类,一类是图财,一类是害命”;“医生越来越像杀手,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这样的语言,尖刻得很。作为医生,我感到很无奈,也觉得很委屈。不可否认,医疗界确实存在腐败问题,少数医生医德滑坡,但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否定了一个行业、一支队伍。无论出现什么问题,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几乎没有不想治好患者的医生,因而人们应该对医生多些信任。  宋玉成:现在有些患者对医生非常不信任。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医生,一次他给患者做腰椎穿刺,冷不丁一回头,发现这位患者的家属正举着一台DV机在他身后拍摄。他问对方在拍什么,患者家属答:“没什么,留个资料。”这个朋友说,这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全神贯注地进行穿刺,总觉得背后冷飕飕的。同样的情况,我也遇到过。一次早上查房,我和其他几个医生一边对患者检查、一边讨论治疗方案。这时候发现,站在一旁的患者家属正拿着个小本儿记录,把我们说的话都记了下来。我猜想,他是为了应对万一出现的医疗纠纷。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可这种不信任还是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我想,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就会出现“医者不敢行医、患者不敢就医”的情形,那是极可怕的事。  高珊珊:医患纠纷难解,其结果是没有赢家。这对医护人员、对患者都不利,但最终受害的是患者。我记得一位从医近50年的老医生说过,医患关系不良,会使医患双方都成为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带来对疾病和死亡抵抗的溃败。  张学东:古人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以前的有志青年做职业选择时,很多人会选择医生,因为这个职业代表着技艺精湛、使命神圣。我当时报考医科,就是怀揣着对医生职业的崇敬和信仰而去的。遗憾的是,近年来,医患之间恶性事件增多,医疗纠纷不断,医疗执业环境不够理想,让医生这个职业少了许多吸引力。现在,我身边的医生群体中,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子承父业的越来越少。从长远看,这对医学事业的发展和病人的健康很不利。  看病难看病贵,责任不全在医生  记者: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有许多,但管理不善、医疗费用抬高是主要原因。特别是现在社会上对医疗服务价格颇有微词,认为是医院乱收费让老百姓看不起病。对此,各位怎么看?  张学东:的确,医患关系不和谐,主要是因为“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存在,但这个问题成因复杂。你所说的医院乱收费仅是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还有公共卫生投入不足、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群众就医取向不合理、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等深层次的原因。因此,生病没钱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可病人往往把看病难、看病贵的怨气一股脑儿撒在医院和医生头上,这是不客观的。  王旭辉:“看病贵”的原因之一,是由中间环节以及部分医院乱收费造成的,这个无须回避,舆论批评也是对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医院、所有的医疗项目都在乱收费,可是人们到那里就医仍然感觉较贵,这是否也与患者的承受能力有关?例如一部分人由过去公费医疗时看病不花钱,改为现在看病的部分费用要由自己出,由于心理准备不够,于是难以接受。  记者:现在人们对“看病贵”的抱怨,主要针对的是医生动不动就要求做全面检查、开大处方的现象。人们认为,这是医生和药商扯不清的关系导致的现象。各位对此怎么看?  高珊珊:医生队伍中存在不守医德拿额外收入的不良现象,这必须承认。但有些医生给病人做全面检查却有其他原因。  记者:什么原因?  高珊珊:按照法律规定,如果发生误诊,医生要承担“举证倒置”的责任。也就是说,医生要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错误。这使得医生在诊断时会非常谨慎,尽可能把病情查得更清楚一些,自然就会让患者进行多项检查。就拿发热来说,有的人是感冒,花一二十元买点药回家就可以了;有的人可能是肺炎,一定要拍胸片进行检查。看病的时候,医生为减轻病人负担而用简单的诊疗手段,对大部分病人来讲,治疗效果都很好;但如果有一个病人因为未做CT,在早期没发现肿瘤,患者家属就可能指责医生误诊。于是,医生为保护自己便对所有患者做全面检查,事实上这种检查是不必要的。结果可能是1万个做CT的人里只有1个是肿瘤患者,其余9999人检查都是阴性结果。这样做,医疗费用能不贵吗?  王延方:我觉得,过度治疗是当前医疗实践中的一种不良现象,是多方面原因相互作用的结果。这其中,既有医生、医院方面的原因,也有患者方面的原因。比如,我就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按照医生的要求,护士在患者手术后三天停止注射抗生素,这时候就会有患者家属找来,质问为什么把抗生素停了。护士说,这个病人的情况不需要再注射抗生素了。有些患者家属就会很生气地说:“是不是以为我们没有钱?我把钱给你,把抗生素给我们输上!”还有一些患者认为,贵药就是好药,就一定有好疗效,其实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就医不等同于普通的消费,不能简单地用价格来衡量诊疗质量的高低,也完全没有必要去追求高消费。

背景:   医患关系是社会关系的组成部分,和谐的社会需要和谐的医患关系。然而,当前医患关系却遭遇尴尬,医患之间缺乏足够的尊重与信任,这已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由此,不仅有损医护人员在患者心目中的形象,而且有损医疗秩序和质量,最终会损害患者的切身利益。要改善医患关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加强沟通。在沟通方面,患者一方的表达已有许多,医护人员的表达则相对较少。为此,本刊近日特邀请省人民医院的几位医护人员,听他们谈谈对医患关系的认识,以及在工作中的切身体会,以便患者对他们加深了解,使得医患之间少些质疑和对抗,多些信任与合作。  医患关系紧张,双方都受损  记者:医患关系紧张、医疗纠纷增加,是当前医疗服务中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近期,社会上对医改的议论纷纷,以及哈尔滨和深圳等地的“天价医疗”事件,更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作为医护人员,你们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张学东:医患本是一家人,但现在似乎不很正常,双方关系有些紧张。实际上,在对于治疗疾病这一问题上,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和患者、患者家属的想法是相同的,恐怕没有哪个医生是希望将病人治死或越治越糟的。所以说,医患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唯有医患合作,才能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王延方:要对抗病魔,患者与医护人员应成为同一战壕里的战友。说实话,我很怀念以前的那种医患关系,虽然那时候医护人员的收入没有现在高,但却有很强的成就感。不少患者出院后都与我成了好朋友,直到现在逢年过节还互相问候一下。有时候我也很困惑:为什么现在的医患关系这样脆弱?  王旭辉:从前在人们心目中,医生是白衣天使。可最近我听到一种说法,人们把医生称作“白衣狼”。一些手机短信是这样形容医生的:“医生分两类,一类是图财,一类是害命”;“医生越来越像杀手,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这样的语言,尖刻得很。作为医生,我感到很无奈,也觉得很委屈。不可否认,医疗界确实存在腐败问题,少数医生医德滑坡,但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否定了一个行业、一支队伍。无论出现什么问题,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几乎没有不想治好患者的医生,因而人们应该对医生多些信任。  宋玉成:现在有些患者对医生非常不信任。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医生,一次他给患者做腰椎穿刺,冷不丁一回头,发现这位患者的家属正举着一台DV机在他身后拍摄。他问对方在拍什么,患者家属答:“没什么,留个资料。”这个朋友说,这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全神贯注地进行穿刺,总觉得背后冷飕飕的。同样的情况,我也遇到过。一次早上查房,我和其他几个医生一边对患者检查、一边讨论治疗方案。这时候发现,站在一旁的患者家属正拿着个小本儿记录,把我们说的话都记了下来。我猜想,他是为了应对万一出现的医疗纠纷。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可这种不信任还是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我想,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就会出现“医者不敢行医、患者不敢就医”的情形,那是极可怕的事。  高珊珊:医患纠纷难解,其结果是没有赢家。这对医护人员、对患者都不利,但最终受害的是患者。我记得一位从医近50年的老医生说过,医患关系不良,会使医患双方都成为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带来对疾病和死亡抵抗的溃败。  张学东:古人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以前的有志青年做职业选择时,很多人会选择医生,因为这个职业代表着技艺精湛、使命神圣。我当时报考医科,就是怀揣着对医生职业的崇敬和信仰而去的。遗憾的是,近年来,医患之间恶性事件增多,医疗纠纷不断,医疗执业环境不够理想,让医生这个职业少了许多吸引力。现在,我身边的医生群体中,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子承父业的越来越少。从长远看,这对医学事业的发展和病人的健康很不利。  看病难看病贵,责任不全在医生  记者: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有许多,但管理不善、医疗费用抬高是主要原因。特别是现在社会上对医疗服务价格颇有微词,认为是医院乱收费让老百姓看不起病。对此,各位怎么看?  张学东:的确,医患关系不和谐,主要是因为“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存在,但这个问题成因复杂。你所说的医院乱收费仅是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还有公共卫生投入不足、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群众就医取向不合理、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等深层次的原因。因此,生病没钱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可病人往往把看病难、看病贵的怨气一股脑儿撒在医院和医生头上,这是不客观的。  王旭辉:“看病贵”的原因之一,是由中间环节以及部分医院乱收费造成的,这个无须回避,舆论批评也是对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医院、所有的医疗项目都在乱收费,可是人们到那里就医仍然感觉较贵,这是否也与患者的承受能力有关?例如一部分人由过去公费医疗时看病不花钱,改为现在看病的部分费用要由自己出,由于心理准备不够,于是难以接受。  记者:现在人们对“看病贵”的抱怨,主要针对的是医生动不动就要求做全面检查、开大处方的现象。人们认为,这是医生和药商扯不清的关系导致的现象。各位对此怎么看?  高珊珊:医生队伍中存在不守医德拿额外收入的不良现象,这必须承认。但有些医生给病人做全面检查却有其他原因。  记者:什么原因?  高珊珊:按照法律规定,如果发生误诊,医生要承担“举证倒置”的责任。也就是说,医生要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错误。这使得医生在诊断时会非常谨慎,尽可能把病情查得更清楚一些,自然就会让患者进行多项检查。就拿发热来说,有的人是感冒,花一二十元买点药回家就可以了;有的人可能是肺炎,一定要拍胸片进行检查。看病的时候,医生为减轻病人负担而用简单的诊疗手段,对大部分病人来讲,治疗效果都很好;但如果有一个病人因为未做CT,在早期没发现肿瘤,患者家属就可能指责医生误诊。于是,医生为保护自己便对所有患者做全面检查,事实上这种检查是不必要的。结果可能是1万个做CT的人里只有1个是肿瘤患者,其余9999人检查都是阴性结果。这样做,医疗费用能不贵吗?  王延方:我觉得,过度治疗是当前医疗实践中的一种不良现象,是多方面原因相互作用的结果。这其中,既有医生、医院方面的原因,也有患者方面的原因。比如,我就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按照医生的要求,护士在患者手术后三天停止注射抗生素,这时候就会有患者家属找来,质问为什么把抗生素停了。护士说,这个病人的情况不需要再注射抗生素了。有些患者家属就会很生气地说:“是不是以为我们没有钱?我把钱给你,把抗生素给我们输上!”还有一些患者认为,贵药就是好药,就一定有好疗效,其实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就医不等同于普通的消费,不能简单地用价格来衡量诊疗质量的高低,也完全没有必要去追求高消费。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