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患肝癌体验新疗法去世 医院涂改病历赔15万 –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摘要

“很多情况下,医患发生纠纷时都会各执一词,作为法院和鉴定中心,需要通过查验大量医疗档案,或者进行实际查体检测,从而最终确定责任由谁承担。因此,病历在解决医患纠纷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举证作用。”黑龙江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司法鉴定中心法医鉴定组组长、医学博士李鸿翼提醒,填写、保存并适时提供病历是医疗机构的法定义务,一旦发生医疗纠纷,患者可以依据病历记载提出异议,如果医疗机构拒不提供病历资料,就可以推定其具有过错,要承担法律责任。

“很多情况下,医患发生纠纷时都会各执一词,作为法院和鉴定中心,需要通过查验大量医疗档案,或者进行实际查体检测,从而最终确定责任由谁承担。因此,病历在解决医患纠纷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举证作用。”黑龙江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司法鉴定中心法医鉴定组组长、医学博士李鸿翼提醒,填写、保存并适时提供病历是医疗机构的法定义务,一旦发生医疗纠纷,患者可以依据病历记载提出异议,如果医疗机构拒不提供病历资料,就可以推定其具有过错,要承担法律责任。

体验治肝癌新疗法 丈夫病情恶化身亡

2014年,39岁的陈雪遭遇了最为艰难的一年,因为她的丈夫被确诊为肝癌……经过半年多的治疗,丈夫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了恶化的趋势。此时,经过医院专家会诊,医生告诉陈雪,现在有一种新实施的治疗方法,可能会对她丈夫的病情有效,陈雪欣然同意。但是,实施新疗法之后,丈夫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最终出现了抽搐、昏厥的症状,终于在某日凌晨,丈夫再一次抽搐时,抢救无效去世了。

丈夫去世后,陈雪想不通,为什么新疗法一点作用都没有呢?她要求查看丈夫的病历资料,但医院却以各种借口拒绝。后来在陈雪的一再要求下,医院提供了病历,但陈雪却发现病历上有很多处涂改和添加。陈雪心中疑惑,立即要求医院封存病历,随后带着复印件,将医院告上法庭。

判决:病历不准且遭涂改 医院赔偿15万余元

经黑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陈雪丈夫经过医院新疗法的诊治,多处疗法记载不够准确,对其病历的记录也前后存在矛盾、差错,治疗方案以及病人的反应等详细情况出现反复涂改、伪造的情况,病历作为主要医疗技术诊断的依据,现在因存在涂改的情况而不能进行正常鉴定,医院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最终,经法院判决,医院赔偿陈雪医疗费、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5万余元。

甲状腺右侧存在肿块手术却切除了左侧

2014年6月,36岁的赵德在单位组织体检中,被查出右侧甲状腺内存在肿块。但经专科医院确诊,其左侧甲状腺内存在肿物,需要进行手术切除部分甲状腺体。2天后,赵德进行了左侧甲状腺切除手术,但是术后检测单和出院记录检测单却把他吓出一身冷汗。检测报告单显示:患者切除甲状腺左侧叶,切除甲状腺内未见肿物;出院记录检测单上显示:甲状腺左侧叶切除后,甲状腺右叶低回声结节。这也就意味着,赵德甲状腺内肿块并未治愈,反而是错将左侧正常发育的甲状腺组织切除了。

对于这样的治疗结果,赵德无法忍受,自己挨了一刀,病却没治好!赵德立即要求查看病历,但是,病历更是一本糊涂账,赵德不但看不懂其中的专业术语,而且连自己如何诊治的,病历中都是书写混乱。对此,气愤的赵德请教法律界人士,封存病历之后,将医院告上法庭。

鉴定:病历缺失记录混乱 医院应负全部责任

经黑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在医患双方共同封存的住院病案中,首次病程记录、检诊记录、术前小结、手术记录、术后病程记录等都没有找到,而且,就连赵德的手术日期,病历中都写错了,其中的很多细节症状书写非常不规范,也直接对此次医疗纠纷鉴定造成了困难。此外,其书写的拟施手术和已施手术并不一致,这种情况下主治医生应该向患者或家属说明情况并签字,而住院病案中并没有更改手术方式的记载,程序上存在明显过失。

鉴定结论认为,院方对赵德的甲状腺肿物诊断和治疗上均存在过失,是导致其左侧正常甲状腺组织被误切除的直接原因,其过错参与度为100%,赵德伤残等级为八级。目前,此案还在审理中。

手术切除子宫后查出膀胱有瘘口

2014年初,50岁的王梅被确诊为多发性子宫肌瘤,经过术前检查,她进行了子宫切除手术。术后6天,王梅发现下体经常有尿液滑出,而且自身没有任何排尿反应,后经过检查发现,王梅膀胱存在几处瘘口,导致尿液泄漏。于是,医生为王梅进行了膀胱瘘口修补手术,但此次手术的效果仍不令人满意。最终,王梅不得不转院,进行为期9个月的漫长治疗,以弥补此次手术留下的伤痛。

病好后,王梅决定将为其做子宫切除手术的医院告上法庭,她认为是医院处置不当,造成她重复多次手术,付出大量时间和财力,遭受了本不应有的痛苦。

鉴定:根据病历认定“误伤” 医院应负全部责任

经黑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梅入院后进行“全子宫切除术”治疗,其诊断及治疗方案正确,但从封存的病历中来看,王梅术后6天即出现膀胱阴道瘘症状。根据其术前和术后比对及双方陈述,鉴定中心认为,院方在第一次手术过程中不慎损伤膀胱后壁,是造成此情况的直接原因,院方过错参与度为100%,王梅伤残等级为九级。目前,此案仍在等待审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