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山妇幼保健院将拳头大纱布留产妇体内34天? – 医疗纠纷 –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A+
所属分类:医疗过错纠纷

    海口市民朱女士日前向新闻热线投诉:9月25日,海口市琼山妇幼保健院的助产士在给她接生孩子时,把一块拳头大小的止血纱布留在了她的体内,直到10月28日她到该医院检查时纱布才被发现并取出,时间长达34天。她要求医院作出赔偿,医院却以从其体内取出的只是蜕膜和血块,而非纱布为由,拒绝了她的要求。她只是告诉记者,从朱女士下体取出的只是蜕膜和血块,而不是纱布,便匆匆离开了。
  海口一产妇投诉琼山妇幼保健院,院方称取出的只是蜕膜和血块而非纱布
  新闻热线66810222海口10月31日讯(记者张毅)海口市民朱女士日前向新闻热线投诉:9月25日,海口市琼山妇幼保健院的助产士在给她接生孩子时,把一块拳头大小的止血纱布留在了她的体内,直到10月28日她到该医院检查时纱布才被发现并取出,时间长达34天。她要求医院作出赔偿,医院却以从其体内取出的只是蜕膜和血块,而非纱布为由,拒绝了她的要求。
  产妇反映:拳头大止血纱布存留体内34天
  据朱女士介绍,9月25日14时45分,她在海口市琼山妇幼保健院顺产生下一名女婴。“那天,给我接生的是陈青秀助产士。孩子出来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离开了产房,后来,又来了一个名叫陈艳芳的助产士给我缝合了里面的伤口。”朱女士说。
  朱女士称,出院后没多久,她就开始感觉到下体隐隐作痛,并经常伴有大量出血,下体乃至全身开始散发难闻的臭味,而且症状不断加剧。10月28日,朱女士便在丈夫郑先生的陪同下,到琼山妇幼保健院门诊进行检查。
  朱女士回忆说,检查时,该医院的周燕苹医生就从她的下体内取出了一团沾满了血迹的东西,“当时,我亲眼看到,那团东西有我的一个拳头大小,周大夫还说了一句‘天啊,这么大一团纱布’。”“取出纱布时,只有我跟周大夫在场。取出后,她就拿着纱布离开了房间。”朱女士说,她怀疑这是分娩后,两名助产士在前后交接方面存在疏漏,忘记了取出留在她体内的止血纱布,便给她缝合了伤口,致使纱布在她体内留存34天之久。
  院方态度:称取的是蜕膜血块而拒绝赔偿
  朱女士的家人立即跟当时的两名助产士取得了联系。“刚开始,她们都承认产妇体内存有纱布是自己的过失,并愿意跟我们私了,还提出了2000元的赔偿数额。”郑先生说,可后来,两个助产士就变卦了,只是让他们去找院方,“到了保健院严副院长那里,她矢口否认,只是说取出的是蜕膜和血块,不是纱布。”
  31日上午,记者首先跟随朱女士及其家人,找到了助产士陈艳芳。陈艳芳表示:“我虽然是当事人,但院方已经介入,如果你们要了解情况,可以去找院方,院方已经跟我们了解过当时的情况了。”在交谈中,陈艳芳还跟郑先生透露说:“我昨天已经跟你谈过,要给你钱,我已经同意了。可现在院方已经介入了,院方不让我们出面,也不让我们做决定,我们是要在医院工作的。”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周燕苹医生。她只是告诉记者,从朱女士下体取出的只是蜕膜和血块,而不是纱布,便匆匆离开了。
  针对朱女士的遭遇,该医院分管妇产科的严冰华副院长表示:“我已经向两名助产士和周燕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并且查阅了医院的病历等相关记录,事情根本不是朱女士所说的那样,我们医护人员都是按照规范进行操作的,不存在将纱布遗留在产妇体内的情况。”
  严冰华还表示,如果真如朱女士所说,从其体内取出的是纱布,医院愿意承担由此所造成的损失,并愿意进行赔偿,可现在并没有任何证据和记录来证实朱女士所说的事情,所以医院不会同意她们提出的要求。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