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医三院院长乔杰:三种视角,一个梦想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采访乔杰不容易,她的工作日程排得太满。刚到她的办公室,她嘱咐我等她会完上拨客人,就腾出更多的时间接受我的专访。和她紧凑的日程安排相比,她本人却显得淡定自若,说话也不紧不慢。

话题的打开,仍然是从5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大说起。5月4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莅临北京大学视察指导工作。在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乔杰向习总书记汇报了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等辅助生殖技术的研究进展。

乔 杰告诉健康界,她向习总书记的汇报总共持续了七分钟左右,内容涉及辅助生殖医学在中国的诞生和发展,并请习总书记用显微镜观看了老鼠卵母细胞的体外受精及 极体细胞活检的过程。乔杰说,习总书记对中国生殖医学的发展如此迅速感到十分高兴,同时也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她向健康界透露,到目前为止,中国所有的辅助 生殖技术都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某些领域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新闻联播》里的乔杰,轻松自若,演绎的是一名科研女性的干练。在实际的工作中,乔杰不仅是一名生殖医学领域的科学家,同时是一名临床一线的医生和一所全国闻名的三甲医院的院长。健康界以三种不同视角独家对话乔杰,深入探讨医生、医院和科研的热点话题。

医生乔杰:医患关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健康界:您认为中国医生最纠结的事是什么?

乔杰:我 个人觉得作为中国的医生,没有特别纠结的事情。因为,从一开始选择医生这个职业的时候,我们就很清楚地知道未来将要面对什么。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这就 注定了医生是一个比较辛苦的职业,但是这个职业又有非常高的荣誉感和自豪感。我们一直都在帮助别人,我们的病人也怀着一颗感谢的心来面对医生。所以,我不 觉得做医生有太多的纠结。

一定要说纠结的话,可能就是和自己当初治病救人的初衷的矛盾。当初学医是想救所有的人,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 丰富,知道很多事情是自己力所不及的,也是整个医务界的困惑。还是那句老话: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如果说纠结和困惑的话,这个也许是我们 医生最大的纠结。

健康界:如何看待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

乔杰:我个人认为医患关 系总体来说是很好的。绝大多数医生都是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用自己的所学来服务病人,病人也是来寻求医生的帮助,医患双方本身的追求一致。个别医生可能在 沟通方面做得不够好,还有患者对治疗的过程不太了解,患者会认为所有的疾病医生都能治好,但实际上医学能做的十分有限。

现在的医患矛盾,更多是体制上的问题。总说“看病难”,其实和国外相比,中国的病人看病真的不难。如果不是看名医,普通专家在当天绝大多数都能看上,预约名医,提前一个月内都不困难。而在国外,如果预约一个专科医生,没有三个月到半年是看不到的。

在“看病贵”的问题上,我国三甲医院医疗设备,和国外先进的医院水平基本相当,但是我们的收费比国外要便宜很多。中国的“看病贵”,只是相对于普通百姓的收入而言。中国百姓目前的收入水平不高,如果用最先进的检查手段和最高级的专家进行治疗,就会出现“供需”矛盾,我认为这也是“医患矛盾”的主要原因。

院长乔杰:做好社区医院是医改的重中之重

健康界:您认为当下公立医院改革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乔杰:现在谈公立医院改革, 基本仍停留在理论层面,真正要进行公立医院改革是非常困难的。公立医院首先要保证公益性,但是目前公立医院并非政府全额资助,所以这种公益性应该是相对 的。我认为公立医院不管怎样去改革,作为公立医院院长,最重要的是把医院领导好,让医院的学科发展好,以病人利益为重。无论怎么改革,这都是一个不变的中 心。

对于医改的 重点,我认为是要努力发展我国的社区医院,对我国二级医院进行改制,让二级医院要么回归社区,要么增强实力变成综合性医院。一二三级医院的划分,对于医疗 体制来说并非真正合理。大型的综合医院和社区医院,二者一定要建立一个良好的相互转诊关系。这个相互转诊的关系,除了行政的隶属关系外,还要有相应的共同 利益关系,这样才能在政府规范的管理下,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做好不同级别和范围内的全科服务和专科服务。同时,还要考虑到这些医院的发展,无论是公 立医院还是社会资本办医院,都要在良好的市场运行情况下,保证医院的服务特色,而不是单纯去强调医院的公益性,去判定医院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

健康界:如何看待目前各种形式的医联体?

乔杰:关 于医联体,北医三院过去就有类似的医联体结构,包括政府要求的对口扶持医院,还有我们培养的进修生,还有一些地域内医院的合作。这些都是从医院之间,自发 自愿地为了整体的发展所做的合作。而医改所要求形成的医联体,我个人认为应该从地域上考虑,当地社区医院和综合医院形成的医联体,其覆盖面需要有选择性, 政府应该有一个指导意见,保证有序合理的医联体的形成。

另外,医联体内医院之间的利益的都是各自商讨,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指导意见,会很难兼顾医疗市场的发展和百姓的利益。

科学家乔杰:医院科研要走多学科协作、转化医学的道路

健康界:您觉得医院科研该如何发展?

乔杰: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对科学研究的重视也在逐步加大。习总书记此次考察北大,是对科教兴国理念的进一步的强化。医学的发展进步,科研是非常重要的方面。作为大学的附属医院,应该是科研型医院,医学科研在其中应该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对 于医院的医学科研,我个人认为应该走转化医学的道路,建立一个多学科的协作体制,比如我们和北大生物光学中心的合作,各个领域的科学家有很多的先进的手段 和技术,在科研上会有不同的应用。医院的科研应该是有兴趣的医生和不同领域的科学家进行深入的多学科协作和转化。让很多先进的理念融入医学领域,不论是在 诊断、治疗、预防还是临床应用,要从科研上更多地去促进这样的多学科协作机制和体制的建立,包括鼓励政策的建立。

健康界:针对各地纷纷成立的转化医学中心,您有何看法?

乔杰:我 们没有成立转化医学中心,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转化医学的理念。我们的医务人员要有这样的理念,在实际工作中,寻找自己的兴趣点和突破点,和相关领域的科学家 进行合作转化。当然,有这样的一个转化医学中心,可能更好的集中推动工作,但是科研的转化要贯穿在日常行动中,所以无论有没有这样一个中心,大家都要做同 样的工作。如果北医三院都要成立转化医学中心,可能会有很多的转化医学中心,或者其他的各种中心,我们主要是看是否能把工作深入推进下去。

我 们希望建立多学科的协作中心,把我们想开展的技术进一步推进,比如想成立创伤中心、心脏中心。创伤中心可能就会包括骨科、神经外科、普外科、妇产科;心脏 中心不仅包括心内科、心外科还有影像等学科的合作。成立与不成立这些中心,还取决于医院发展的不同阶段,重点要完成的阶段任务,然后根据规划去推动工作。

乔杰的中国梦

健康界:习总书记考察时多次提到中国梦,谈谈您的梦想。

乔杰:习 主席视察北大时,多次提到了中国梦。医生有一个梦想,医院有一个梦想,科研工作者有一个梦想。比如我所在项目组的愿景是,通过我们掌握的技术,对人类的出 生人口质量有所改善。现在的肿瘤的发病率很高,有一些肿瘤和心血管疾病有家族史,假如在植入前对一些胚胎进行筛选,选择一些低发病率的胚胎进行移植,对出 生人口的质量就有一个很好的改善,这只是我们领域内的一个小的梦想,从其他角度而言,无论是成立各种医学中心、建立医联体等各种实践的路径来看,重要的是 把我们梦想的核心内容和实施步骤想清楚,梦想还只是一个梦想,这些梦想如何实现还是要接地气,不管是医院工作、科研工作还是医改工作。

 

人物简介:

乔杰: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妇产科主任、生殖医学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主任委员。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