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官员被重奖”遭遇民意阻击的原因 – 医疗动态 –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摘要

  “抢救覃俊有功获表彰”,如此标题放在柳州市党报《柳州日报》头版重要位置,不但吸人眼球,更是扎人眼球。

  覃俊何许人也?看报道可知,对于柳州而言,融安县纪委书记覃俊可算是块宝:他是当地创先争优涌现出来的“英雄”。抢救成功的“重大意义”是可以把荣誉授给一个活着的英雄。市委常委会决定,对抢救覃俊作出重要贡献的市工人医院和相关人员予以通报表扬,并奖励市工人医院40万元。(6月26日 新华社)

  生命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对个体价值的实现而言,这是成立的。但公权和医院如果也这么认为,就成为歪理了:难道民众的生命就轻于鸿毛,覃俊的生命就重于泰山?从当地政府的行为来看,这样的歪理是成立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覃俊的“重要意义”决定着如果救治不成功,或许便是当地政府的“重大损失”。

  但在公民意识日笃的时代,民众显然是不会认同此般做法的。首先,医院是公共品,救人是天职,见死不救甚至草菅人命那便是失职;其次,覃俊即便是涌现出来的英雄,作为公职人员,正确履职优异表现理所应当,“英雄”珍贵,能够反映的恐怕是当地亟待“治庸”。而如果救治无效,这也许是一个家庭的重大损失,但绝非民众的重大损失,从情感上而言,顶多只是遗憾,因为每个人的死亡都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柳州日报》这篇报道,本是想标榜权力对“英雄”的尊重和爱惜、救治医院救死扶伤和攻克难关的精神。但现实却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公,已经成为当代社会的痛感来源之一。柳州重奖抢救官员医院,其中所折射的特权魅影,很容易踩到民众的痛点。救治覃俊,义不容辞。可是每条生命都能够享受此般待遇吗?这,才是遭遇民众阻击的因由所在

  如今,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正严重透支社会的公平:一方面是不少老百姓看不起病、医疗机构唯利是图;另一方面却是某些在权势、财富上占据优势地位者,长期占据近乎奢华的病房,很大比例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北京等特权城市。在这样的现状下,“全力救治官员覃俊”的行为以及柳州政府对医院的奖励,无疑更加凸显了这种矛盾和不公。

  医疗机构只有重归公共,远离特权化,回归人性化,民众的心理逆差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填补。救治官员上的卖力,与对待普通民众生命的冷漠相比,无疑将加剧民众的被遗弃感和不公正感。而当地政府的重奖,会让人觉得该医院只是全心全意为少数特权服务,远离了公共品的属性,成为权力的特供。

  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政府重奖抢救官员医院”,之所以引发民意阻击,主要是让民众觉得医院只对特权和财富殷勤而冷落了民众,权力只在意自身的利益而罔顾社会的公平。覃俊抢救成功,对于一个生命而言,值得称赞。但,是否每个生命奇迹都能够登上党报的头版呢?医院“全力抢救”在普通民众身上创造的奇迹是否都能得到政府的奖励呢?在权力的眼中,覃俊的“重要意义”恐怕才是他们重奖医院的根本动机,不是因为医院拯救了生命,而是拯救了权力所需的“重大意义”。

  “抢救覃俊有功获表彰”,如此标题放在柳州市党报《柳州日报》头版重要位置,不但吸人眼球,更是扎人眼球。

  覃俊何许人也?看报道可知,对于柳州而言,融安县纪委书记覃俊可算是块宝:他是当地创先争优涌现出来的“英雄”。抢救成功的“重大意义”是可以把荣誉授给一个活着的英雄。市委常委会决定,对抢救覃俊作出重要贡献的市工人医院和相关人员予以通报表扬,并奖励市工人医院40万元。(6月26日 新华社)

  生命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对个体价值的实现而言,这是成立的。但公权和医院如果也这么认为,就成为歪理了:难道民众的生命就轻于鸿毛,覃俊的生命就重于泰山?从当地政府的行为来看,这样的歪理是成立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覃俊的“重要意义”决定着如果救治不成功,或许便是当地政府的“重大损失”。

  但在公民意识日笃的时代,民众显然是不会认同此般做法的。首先,医院是公共品,救人是天职,见死不救甚至草菅人命那便是失职;其次,覃俊即便是涌现出来的英雄,作为公职人员,正确履职优异表现理所应当,“英雄”珍贵,能够反映的恐怕是当地亟待“治庸”。而如果救治无效,这也许是一个家庭的重大损失,但绝非民众的重大损失,从情感上而言,顶多只是遗憾,因为每个人的死亡都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柳州日报》这篇报道,本是想标榜权力对“英雄”的尊重和爱惜、救治医院救死扶伤和攻克难关的精神。但现实却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公,已经成为当代社会的痛感来源之一。柳州重奖抢救官员医院,其中所折射的特权魅影,很容易踩到民众的痛点。救治覃俊,义不容辞。可是每条生命都能够享受此般待遇吗?这,才是遭遇民众阻击的因由所在

  如今,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正严重透支社会的公平:一方面是不少老百姓看不起病、医疗机构唯利是图;另一方面却是某些在权势、财富上占据优势地位者,长期占据近乎奢华的病房,很大比例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北京等特权城市。在这样的现状下,“全力救治官员覃俊”的行为以及柳州政府对医院的奖励,无疑更加凸显了这种矛盾和不公。

  医疗机构只有重归公共,远离特权化,回归人性化,民众的心理逆差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填补。救治官员上的卖力,与对待普通民众生命的冷漠相比,无疑将加剧民众的被遗弃感和不公正感。而当地政府的重奖,会让人觉得该医院只是全心全意为少数特权服务,远离了公共品的属性,成为权力的特供。

  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政府重奖抢救官员医院”,之所以引发民意阻击,主要是让民众觉得医院只对特权和财富殷勤而冷落了民众,权力只在意自身的利益而罔顾社会的公平。覃俊抢救成功,对于一个生命而言,值得称赞。但,是否每个生命奇迹都能够登上党报的头版呢?医院“全力抢救”在普通民众身上创造的奇迹是否都能得到政府的奖励呢?在权力的眼中,覃俊的“重要意义”恐怕才是他们重奖医院的根本动机,不是因为医院拯救了生命,而是拯救了权力所需的“重大意义”。

评论员时言平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