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合同的欺诈认定

  • A+
所属分类:医疗过错纠纷

【内容提要】

除疑难杂症外,患者选择在哪就医的首要因素是如何能花最少 的钱治好病,而有些医院的医生在掌握患者病情后用低报价来诱导患者就医,由于医生的价格说明属于要约邀请,患者通常也没有证据证明医生具有欺诈故意,无法 主张医院构成合同欺诈。然而,当患者偷录整个医疗服务合同订立和履行过程作为证据时,该证据能够有效的证明被告构成欺诈。

【关键字】医疗服务合同  偷录证据   欺诈

【案情简介】

李 某患病在网上点击了某男科医院,通过网络对话中得知检查费不到二百元后,李某到该医院并由张医师接诊,张医师要求李明去做检查并开具近三百元的检查单。李 某心想各医院的检查费应该大致相同,遂交费检查,由此让他想到用其录音性能好的手机将整个就诊过程录下了。张医师看完检验单后,陈述了病情的严重性并建议 及时医治。李某随即问到医治该病需要花费多少钱?张医师答道:“花费两千左右,不会超过三千。”李某觉得可以承受此医疗价格,遂请他治疗,并询问今天的费 用。张医师答道:“手术500元,输液费一百多元”。但李某却交了800元,手术后,医师问李明今天是否有钱做治疗,李某答道:“800元里难道不含治疗 费?”张医师说:“手术费500元,材料费300元,不含治疗费。”李某表示只有不到100元,早知道就不做手术了,张医师便开出60元的输液单,输完液 到医师处检查后回家了。第二天,张医师检查伤情后说:“比我预计的要好多了,今天做下治疗。”李某问张医师治疗需要多少钱,张医师说300左右,交费却交 了400多元。以后六天,医师在李某询问伤情后总答道:“比我预计的要好的多,”可是每天所交费总比医师所说多交一百多元。第八天,花费200元检查后, 医师建议再做两天治疗,然后开400多元的药,最好两天治疗共花费1220元。李某治疗十天共花费5645元,李某到公立医院去咨询后,得知其如果在公立 医院治疗将少花2000多元,遂向法院起诉主张某男科医院构成医疗服务合同欺诈,要求某男科医院按照与其等级相同公立医院的收费返还多收的费用,并提交偷 录的音频资料和医疗费用发票。被告主张偷录证据无效,并且自己不存在欺诈行为。(本案名称均为化名)

一审法院判决结果认定被告存在欺诈行为。

【法理评析】

本案是关于医疗费用争议的医疗服务合同纠纷,能否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需要对两个问题进行分析和认定:一、未经对方同意,原告偷录的音频资料能否作为有效的证据;二、医师故意低报医疗费用的行为是否可以认定为合同欺诈。

一、证据效力的认定。

被 告的医务人员具有欺诈行为的证据是原告偷录的音频资料,作为证明根据的材料无论是否具有合法性,都可以成为证据,但是每一件证据能否在具体的司法和执法活 动中被采纳,还要看其是否具备合法性。【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8条的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 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该证据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笔者认为:该证据不仅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且足以证明被告 的医师具有欺诈的故意。理由如下:

(一)看病难、看病贵严重伤害了国民对“医者父母心”的认同、信任和称赞,医疗信息天然 存在的不对称很容易导致国民对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的不信任,作为信息传递主体的医疗机构以及医务人员的诚信度、信息传递手段的创新性和信息传递内容的平实 化完全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实现患者对医者的理解和信任。正是医疗机构不诚实的行为和声誉才使原告产生了私自将整个就医过程录制下来的想法和做法,如果医疗机 构没有不诚实的言行,那么既不会对医疗机构产生任何损害,又能够促使患者对医疗机构的理解、信任和称赞。

(二)凡是进入医 院看病的人都被医生认定为在身体上或者精神上存在病患的人,这是从医学原理上对病人的一种客观判断。如果要求患者告知医生将要对整个就医过程进行录音,会 遭致医生从主观上对患者贴上“病人”的标签,在患者正常人格和精神上予以主观的病态判定,进而产生对患者言语上的讥讽、态度上的冷漠和思想上的隔阂,不仅 致使患者处于不利的就医境地,而且变相的加剧看病难、看病贵的不良现象。

(三)原告固定证据的方法没有违犯法律的禁止性规 定或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裁判过程中所追求的事实真实属于法律真实,其以证据证明为支撑,裁判正义成为证据正义。就证据的收集方法而言,所有人必须遵守 的收集方法反映的是形式的证据正义,而基于某些特定事由而允许某类人采取特定的证据收集方法体现出实质的证据正义。根据医患之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现状,为 有效满足人民群众的医疗需求和平衡医患的利益冲突,裁判人员应当秉持实质的证据正义理念。根据实质的证据正义要求只允许患者私自录制视听资料而不能允许医 生私自录制视听资料,如果视听资料中涉及医师为宣扬医疗成就而泄露了其他人隐私时法院可以不公开审理案件。

二、欺诈行为的认定

合 同订立,是指缔约人为意思表示并达成合意的状态。它描述的是缔约各方自接触、洽商直至达成合意的过程,是动态行为和静态协议的统一体。【2】本案中,医患 的就医接触和治疗洽商为动态行为阶段;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开具药单的行为属于要约,患者按照药单交费的行为属于承诺,医疗服务合同得以成立。

从 表面上看,医疗机构按照规定收取医疗费,不存在欺诈行为。然而,影响原告是否选择在此医院进行诊治的关键性因素是被告医生在准确掌握原告病情后作出医疗费 不到三千的价格说明。从法律性质上看,被告医生价格说明属于要约邀请,从医生对原告诊治的过程来看,医生构成了要约邀请欺诈。通常而言,要约邀请的虚假内 容被要约所否定,被要约所阻断不能进入合同,因此,要约邀请的欺诈不能构成合同欺诈。【3】

就本案而言,原告已按医生要求 进行了检查,在得出科学客观的检查单后,医生应当根据医疗经验、水平和设备对原告影响是否选择在此进行诊治的关键性因素(即医疗总费用,这通常是患者选择 医疗机构的关键性乃至唯一性因素)进行较为准确地判断和说明,同时,被告医生在原告问及病情后一直说“比我预计的要好的多”,这完全可以证明医生在能够控 制原告病情的前提下故意没有履行其医疗费用说明义务,致使原告陷入错误认识而选择在此诊治,遭致医疗费比公立医院多花费2000元的损失。医生和患者订立 的医疗服务合同为格式合同,原告的病情完全在被告医生准确得知原告病情后制定医疗方案的控制之中。对于医生而言,其要约行为(治疗方案)并没有否定要约邀 请中预定的医疗方案,同时按照不利于格式合同提供人的解释规则,医生对原告医疗费不超过3000元的价格说明已经自动进入被告所提供的格式合同之中,因 此,要约邀请中的欺诈就足以转化为要约的欺诈,原告被欺诈签订了医疗服务合同,从而又转化为合同欺诈,原告有权主张被告构成医疗服务合同欺诈,从有利于医 疗机构进行合理竞争和规制医疗机构的不诚信行为出发,应当认定被告构成了医疗服务合同欺诈。

【结语】

患者为 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私自录制整个医疗过程的行为,既表达出医疗规范规制不了医疗实践的社会现状,又以为权利而斗争的无奈之举促使医疗机构诚信经营。法官在 裁判中可以将患者私自录制的视听资料作为有效证据,根据医疗服务合同的不可协商性,判定医院的要约邀请的欺诈行为转化为要约欺诈,进而构成医疗服务合同欺 诈,有效遏制医生故意不履行影响原告订立医疗服务合同的医疗费说明义务或者医生故意开具与患者病情不相关的医疗项目。

【1】何家弘、刘品新著:《证据法学》,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四版,第118-119页。

【2】崔建远主编:《合同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五版,第40页。

【3】隋彭生著:《合同法要义》,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3页。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