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缩宫素”后 胎儿宣告死亡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在妻子接受产检的地方,看着别人一家三口齐齐整整,悲伤深深地刻进刘远锋的脸庞。信息时报记者 郭柯堂 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罗阳辉) 30岁的刘远锋是钟落潭镇白土村人。因为家穷,一直没人肯嫁进门。通过媒人介绍,他认识了来自化州的吴志玲,今年年初两人领证。2月,妻子怀孕,不出意外的话,此刻他应沉醉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

11月5日下午,妻子在白云区钟落潭镇医院打了一针“缩宫素”,两小时后,38周大的胎儿宣告死亡。医院称,这种情况非常罕见,胎儿已送尸检,死因至今未明。

打针后,胎死腹中

两人住在钟落潭镇白土村。刘远锋说,10月29日妻子到钟落潭镇医院做B超检查,胎儿除了脐带绕颈一周外,其他均正常。11月5日,胎儿38周,上午11时许他们再次来到医院检查,被告知胎儿脐带绕颈一周、胎儿缺氧,刘远锋随即为妻子办理了住院手续。

“11月16日是预产期。”刘远锋伤心地回忆,11月5日下午2时许,医生给妻子打了一针“缩宫素”,没想到两小时后,就被告知胎儿死了。之后做引产,直到7日下午胎儿才生下,是一名男婴。 事发后医院并未告诉刘远锋胎儿死因,并将小孩送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尸检。刘远锋认为,胎儿的死去跟打针有很大的关系,并向白云区卫生局投诉,但至今没有结果。

记者在医院11月5日的一份住院记录上看到:16时35分,医生查看病人后未闻及明显胎心音,家属不在场,并立即告诉孕妇,做好术前准备,行剖宫产术终止妊娠抢救新生儿,同时在床边做B超检查,诊断胎死宫内。孕妇和家属了解情况后,不同意剖宫产术抢救新生儿。

“这种日子太难熬了”

老实巴交的刘远锋不善言辞,孩子的死去对他打击太大,悲伤刻在他憔悴的脸上。昨日下午,刘远锋来到钟落潭镇医院妇产科妻子曾经的病床前,看见别人一家三口,他立即把目光移开,很快走出病房。刘远锋说,妻子每天晚上都哭,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至今仍无法接受这事实。

刘远锋家有三兄弟,因为家穷,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没人肯嫁到他家。前两年村里拆迁,他才建了一栋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并于去年通过媒人介绍与27岁的吴志玲结为连理。眼看就要为人父了,却被命运开了个如此的“玩笑”。

刘远锋说,他没什么技术,一直做搬运工,一个月1500元工资,妻子怀孕后没有工作,夫妻俩就靠他的工资生活。胎儿死去后,他停工在家照顾妻子至今,“只想尽快给我一个结果,这种日子太难熬了!”

医院说法:非常罕见死因待查

昨日下午,钟落潭医院医务科长鲁巍称,11月5日给孕妇做胎检,发现胎儿缺氧有异常,便将孕妇移到病房做观察,下午打了一针“缩宫素”也是为了看看胎儿异常情况有无改变,打完针后胎儿还是活的。为何突然没有心跳,妇产科医生也找不出原因,“这种现象非常罕见,我们咨询了专家,也没有找到原因,胎儿现在送到市医做尸检,我们也很想知道原因。”

鲁巍表示,尸检报告要30个工作日后才能出来。如果是医院的原因导致胎儿死亡,医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信息时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