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院院长涉受贿 纪工委发公函求轻判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资料图片:苏健1963年出生,籍贯安徽,2012年6月5日被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反贪人员从医院办公室带走,2004年直到案发其一直任光明新区医院院长。

深圳打响医疗系统反腐风暴,8名医院管理人员被提起公诉,近日陆续受审。昨日,原光明新区医院院长苏健在盐田法院受审。苏健被控收受医疗器械供应商四笔贿赂,共计人民币18万元,港币20万元。苏健昨日在法庭上,则只承认收钱,不承认为供应商办过事。

收受红包 辩称是礼尚往来

根据检方指控,深圳市和一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德明,在2008年春节前及2009年中秋节前,共给予胡德明两万元现金。

在2010年的6月,一名叫宋坤的商人,在苏健的办公室给了他16万元,要求院方购买广州市洁承医疗器械公司销售的E 8四维彩超。

2010年年初,深圳市健华医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叶伟彪受榆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业务主管罗朝阳之托,给了苏健20万港币。光明医院此后花148.5万元从罗朝阳之手购买了一台640型奥林巴斯全自动生化分析仪。

根据苏健及相关涉案人的供述,苏健在拿钱后,均通过向设备科负责人打招呼的方式,要求他们按照供应商提供的设备参数,设置具有倾向性的招标文件,让行贿的投标人稳稳中标。

但昨日在法庭上,苏健推翻了自己的这些供述,辩称设备采购都是经过班子同意的,没有交代人去做具有倾向性的招标文件,这些设备最后中标是因为设备质量好。对于为何翻供,苏健先称此前被抓时非常害怕,后又沉默,无言以对。

对于检方指控苏健在过节收受胡德明给予的两万元红包。苏健的辩护律师辩称,这是一种中国特色的礼尚往来。

行贿方式隐蔽 院长主动供述罪行

南都记者还留意到,案件中的行贿方式都较为隐蔽,均为现金交易,大多通过中间人完成。

苏健的落网也非常突然。据苏健回忆,今年6月5日上午11时左右,他刚开完会,被宝安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人员从办公室带走。苏健在法庭上称,检方最初掌握的线索都是子虚乌有的,目前检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是他本人主动供述。

据苏健称,6月5日上午被带到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后,侦查人员并未立即展开讯问,他本人在当天晚间就主动供述。到第二天下午,侦查人员才开始对他进行讯问。

昨日在法庭上,检方宣读相关材料时曾提到,苏健曾主动供述收受深圳市健华医药有限公司法人叶伟彪的三万元贿赂,不过叶伟彪本人并不承认,此笔款项则未被认定是受贿款项。这些情况表明,若不是苏健主动交代,侦查机关亦难以掌握苏健的犯罪证据。

纪工委发公函求轻判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纪工委有为苏健背书之嫌

昨日检方还在法庭上宣读了光明新区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光明新区纪工委”)提交了一份《关于建议给予苏健从轻处理的函》。

据悉,该函由光明新区纪工委以公函的方式发给盐田区人民法院。函件中称:”9月4日下午,(区纪工委)在全区进行了廉政警示教育。苏健克服巨大的心理障碍,面对着台下众多前同事,以现身忏悔的形式,深刻剖析了自己的错误和罪行,以自己的反面典型教育新区广大干部要以此为戒。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和宽严相济的方针,建议贵院在对苏健定罪量刑时尽可能给予从轻处理。”

次日《宝安日报》报道称,“苏健10分钟现身说法,其间8度哽咽,多次痛哭。”但报道称,苏健并未介绍其受贿的情况,仅宽泛地表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没能做到格物致知、知行合一、修德养心,思想出现重大偏差,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对于纪工委发的这份公函,苏健本人显得十分不满意。他在法庭上称,纪检部门此前曾称如果他现身说法,可以让其立功,他才放下尊严接受此举,但没想到仅发了一份建议从轻处理的函。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则认为,纪工委有为苏健背书的嫌疑,“纪检部门理应加强党员干部的管理,而不是充当好好先生,为犯罪分子说好话”。

法庭审理过程中,苏健流露出强烈的“求轻判”情绪,称,受贿之后,“长期失眠,备受煎熬”。

采写:南都记者 李亚坤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