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5岁男童入院一天夭折 医院欲尸检遭拒-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A+
所属分类:儿科医疗纠纷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跟进

南都讯 未满5岁的谢嘉豪怀疑因患手足口病入院治疗,但一天未到就离开人世。这是昨日发生在珠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幕。

据了解,谢嘉豪7月2日求诊时被初步诊断为“疱疹性咽峡炎”,并因疑似手足口病,建议住院观察治疗。次日,其病情急转直下。当天,珠海市妇幼保健院、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专家会诊,初步诊断其为手足口病危重型,且送检市疾控中心检测出EV71病毒呈阳性,尽管最终确诊结果还未出来,但谢嘉豪已在抢救台上永远离开了父母。

其母亲廖女士认为,医生在孩子入院之初未积极应对,有不作为以致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之嫌。而医院则称,诊疗过程并无不当,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家属指医生未积极治疗

据患儿父亲称,儿子从6月30日开始一直发烧不退,病情反复,并伴有呕吐症状,在中山坦洲医院治疗未果后,随即转诊至珠海市第二人民医院。门诊医生将其作为手足口病疑似病人建议入院观察治疗,初步诊断为“疱疹性咽峡炎”,并给小孩行消炎点滴治疗,还开了两种婴幼儿用退烧药。

其称,尽管一直在打点滴和吃药,但谢嘉豪的体温依旧反复,“退了一会儿又烧起来。”谢先生表示,看到儿子打完点滴后仍一直在发烧,病情没有得到改善,自己又反复找了医生不下十次,但都没有得到他们的积极反馈,“医生后来开了两种退烧药给我们,说如果还发烧就一起吃下去。”根据谢先生出示的两种婴幼儿退烧药使用说明显示,“可隔4至6小时服药一次,但24小时内不能超过4次。”谢先生称,当天儿子光吃药就吃了八九次。

谢先生称,7月2日当天,曾有三名医生分别到病房看过小孩,但没有进一步治疗,他认为就是医护人员不积极治疗,且未给予足够的重视,方才导致儿子最终因病重不治身亡。而这一点,住在谢嘉豪相邻病房的病友陈焰的母亲杨女士则有证实。

医院称家属拒绝相关检查

谢嘉豪最终死于病毒性脑干脑炎、神经源性肺水肿、肺出血等并发症,而这些并发症引起则来自E V 71型手足口病。据医院介绍称,谢嘉豪入院之初,曾怀疑其有颅内感染,因此建议对患儿做腰椎穿刺进行脑脊液检查,以尽早确定诊断。

“但孩子母亲不同意。”医院称,家属的做法延误了医生对颅内感染的确诊,而颅内感染也是导致谢嘉豪死亡的直接原因之一。医院表示,第二天早晨,患儿病情出现急剧变化,医生立即对其进行抢救,并再次强烈建议家属,对患儿腰穿进行脑脊液检查。但患儿在9时30分即出现呼吸、心率明显增快、昏迷,血压测不到,因患儿病情变化太快,医生已无法进行腰穿。

对此,廖女士向记者表示,对于腰椎穿刺检查,医生当时表示不是必需,可以随病情发展而定,考虑到小孩还只是发烧呕吐,“我问过医生这种检查很痛,不想孩子受罪,医生也说如果病情加重再检查也可以,所以才暂时选择不做这种检查。”

患者先同意尸检后反悔

孩子不幸夭折,令家属们痛不欲生,连续数日,情绪激动的家属要求医院对孩子的死作出合理解释。

该院相关负责人称,谢嘉豪死亡后,家长质疑医院有不作为之嫌,为此医院提出可做尸体解剖,进行医学鉴定。而孩子父亲谢先生在7月4日已经同意并选定广东省南天司法鉴定所进行尸检,但不知为何7月6日又拒绝进行尸检。

对此,廖女士表示,谢先生未与她商量,7月5日见到小孩的尸体后,她深感悲痛,“不想儿子在世时备受痛苦,死后还要再经历痛苦”,所以不同意尸检。

院方回应四疑点

昨日,记者针对家属以及网友的一些质疑,向事发医院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求证,而该院及其相关负责人也一一作答。

1医院初步诊断为疱疹性咽峡炎,但导致其夭折的是手足口病及其并发症,这是否说明了医院存在误诊?

答:患儿是7月2日9时来到该院求诊的。医生根据其母亲的描述,查看患儿咽峡可见疱疹,但手足没有出现皮疹,初步诊断为“疱疹性咽峡炎”。但考虑到现在是手足口病的高发季节,在暂时无法确诊是手足口病的情况下,医生向患儿家属建议住院观察治疗。约1小时后,患儿做了进一步检查,医生怀疑其颅内感染。为此,医生建议给患儿做腰椎穿刺进行脑脊液检查,但孩子的母亲坚决不同意,并签字确认。这也为孩子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2家属称,孩子数次称身体疼痛,但并没有引起相关医生重视,上述情况是否属实?

答:院方告诉记者,患儿入院时自诉头痛,但中午查房时,家属称患儿头不痛了,而且没有呕吐症状。经过检查,疼痛减轻或缓解,医生没有给用药。但下午3时30分,患儿称腹痛,患者家长找值班医生,值班医生给开了腹痛药。而夜班医生去看病人时,家长说腹痛缓解,没有给孩子吃药。

院方表示,根据医院监控录像以及相关记录显示,在患儿入院开始到次日8时45分,医护人员共进行过30次巡视。“并不像家属说的漠视不顾,我们有监控录像为证,家属及市民可以随时查阅。”院方负责人表示道。

3家属称,在患儿夭折后,医院方面一直拒绝将病历交付,并亲眼看到医生临时赶着补填病历?

答:当时由于所有医护人员都在忙着抢救患儿,寻求治疗方案,因此未能及时完成病历的书写,直至7月3日晚上7时50分左右,医生才按规定完善患儿的病历资料。抢救结束后6小时完善病历,也是国家相关法规所允许的,因此并未存在违规行为。

4家属称,医院曾提出1万元私了?

答: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要私了此事。这是患儿家属错误理解。在与家属沟通、劝解的过程中,医院曾向家属宣读了《市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办法》里的一些规定。该办法第二十二条称“医疗纠纷索赔金额达1万元以上的,公立医疗机构不得自行处理。”对于此起事件,医院方明确拒绝私了,希望家属能够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此事,如果家长走正常司法途径,我们愿意提供一切帮助和协助。

患儿发病过程

6月30日谢嘉豪开始一直发烧不退,病情反复,并伴有呕吐症状,在中山坦洲医院治疗未果后,7月2日转诊至珠海市第二人民医院。

7月2日谢嘉豪父亲称,当天曾有三名医生分别到病房看过小孩,但并没有对其进行积极治疗,为此还与护士发生争吵。当天,他按照医生的嘱咐,一天给儿子吃了八九次退烧药。

7月3日几个医院专家会诊谢嘉豪为手足口病危重型。当天下午6时许,谢嘉豪死于病毒性脑干脑炎、神经源性肺水肿、肺出血等并发症。

本版统筹:南都记者李京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