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疗系统“地震” 9院长涉嫌受贿被查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深圳市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在医疗系统集中开展打击商业贿赂犯罪专项行动,近日多家医院医务人员被带走调查,涉及多家医院院长、中层管理人员。昨日傍晚7时,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最新消息,确认目前已将市、区级13家医院的16名管理人员以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其中包括9名正(副)院长、7名科室负责人,但并未公布涉事医院与人员名单。

行动引发深圳医疗体系“地震”,南都记者走访多家市、区级医院,医院大部分人员对此事讳莫如深,不少医务人员纷纷互相打探,“你们医院有没出事?”成了电话中的彼此问候。“实话说现在是人心惶惶,不希望媒体太多关注,医院不平静对谁都不好,医护人员天天胆战心惊的话手术也做不好。”一位主任医师表示。

在此次调查风波中,除昨日报道的数家医院外,北大深圳医院、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西丽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也卷入其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北大深圳医院至少有两个科室主要负责人被带走调查,该院副院长冯子毅向记者证实,确实有中层干部被带走接受调查,但不知道是谁。该院党委书记陈芸称,具体情况要下周才明朗。

昨日下午,西丽人民医院院长宋作林确认,医院一名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和部分内外科医务人员被带走谈话,至于是协助调查还是有其他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有知情者透露,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常务副院长叶炯贤也被带走问话,昨日下午,叶炯贤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过去问了些话,现在没什么事了,谢谢关心。”

“检察院可能会随时带人走,具体要带谁带了谁医院一概不知道。”北大深圳医院党办主任吴波表示。昨日上午,该院党委书记陈芸再次召开全院中层干部和科室负责人会议,传达了检查机关《关于督促欺行霸市、制假售假、商业贿赂犯罪分子自首和行政违法人员主动投案的通告》,该通告要求涉案人员在6月30日前到当地公检法部门投案,福田区财政局还公布了一个廉政专用账户,要求涉案人员将赃款打入其中。会后每个中层干部都拿了一张通告,将通告内容传达给科室成员。

制度建设才是根治之道,要改变医生工资结构,不把医生工资和业务量绑在一起,让医生专心治病。最根本的是要医药分离。

———深圳市人大代表张欣洲

专家意见

人大代表:解决问题不能光靠医德

对于此次行动,深圳市人大代表、市人民医院肾内科主任张欣洲表示,此次深圳卫生系统内的大规模调查是相当罕见的。“类似的事情哪个行业都有,主要原因是监管不严造成的漏洞,医药公司为了推销药品竞争激烈,这就为医院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另一个原因是体制方面的,所有公立医院都是公立自营制,医生的工资大部分需要通过业绩来赚,使得部分医生过于追求业务量。”

除了医生的考核外,张欣洲认为对医院的考核也存在问题,“医院考核往往强调要发展,要发展就要建楼、购置设备,而医院的财政拨款只够建几栋楼,医院的设备和医生的工资往往要靠医院的业务量。这使得部分医院过于追求利益。”

“解决问题不能光靠提高医德。”张欣洲表示,制度建设才是解决医疗系统问题的根治之道,“要改变医生的工资结构,不把医生工资和业务量绑在一起,让医生专心治病。最根本的是要医药分离。”

政协委员:对医疗贪污应持“零容忍”态度

“这次行动对深圳的医疗体系产生不小震动,有一定震慑力。”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眼科医院角膜与眼表疾病首席专家姚晓明对此次肃贪风暴拍手称快,他表示,对于医疗体系中的贪污受贿行为,应持“零容忍”态度。

姚晓明表示,这么多家医院这么多中高层管理人员卷入此次风暴,从侧面反映出现行医疗体系中的漏洞。“为什么平时没有发现?”他提问:“这种专项行动能持续多久?希望反贪肃贿能成为常态,而不是昙花一现。”

医疗体系弊端

1

吃回扣成潜规则?

“药商的利润空间不合理、不透明是重要的一个因素。”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眼科医院角膜与眼表疾病首席专家姚晓明介绍,医药公司是药品从厂家到医院的流通环节,许多药品出厂成本并不高,但厂家定价时,由于竞争激烈,往往受到医药商的压力定下虚高的价格。打个比方,10元出厂价的药,上报国家网进行采购时虚报价格100元。“但返还厂家的利润很少,定这么高的价格,剩下的高额利润做什么呢?往往用于贿赂医务人员。否则十多个厂家都生产这个药,为什么就用你的呢?”

正如一名区级医院外科医生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直言:“和医药商对接的医务人员,多多少少吃些回扣很普遍,人家都拿就你不拿,还怎么混下去?”,他说这是行业的潜规则。

姚晓明建议,解决之道便是打断这个利益链条,对于长期的、常用的药品,医院可以考虑跟厂家直接对接,或者医药商利润合理化、透明化,规定不能超过一定的百分比。姚晓明透露,为了防止医务人员受贿吃回扣,目前深圳市眼科医院采取一种措施,规定每个月医生开得最多的前两种药,到下个月采购时便减量,限额采购。“但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

2

找人陪标成常态?

贪污受贿得以滋长的关键一环,在于医院的招标过程。“虽然程序上公正公开,但实际上很多招标活动桌底下完成,这在医疗行业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姚晓明透露,“陪标”现象十分普遍。

按照正常程序,医院的招标书经过发改委部门审核通过后,在网上公开发布招标书,筛选出合格的投标商后,院方、第三方招标公司、投标公司三方在设有摄像监控的房间,决定最后中标者。

“规定不得少于3个投标单位,否则招标不能开展。”姚晓明称,有些医院私底下和准备投标的某个医疗器械公司或药商有意向,于是院方或投标商花钱请来若干其他投标商,这些投标商故意以高价投标,以便让之前和院方私下达成协议的投标商低价中标。

3

用材料款补药物标?

横岗人民医院院长孔德奇被检察院带走调查,昨日再有医疗界人士站出报料,直指现行基本药物招标中采用价格最低者中标,势必导致要用卫生材料款来补贴药材商的“卖骨头搭猪肉”做法。往往这种搭法又滋生了商业贿赂的土壤。

有熟悉内情的人士昨日联系本报记者指出,现行的医疗药材(药物和卫生器材)招标制度不科学,导致很多药材商要搭配招标。“物价、人工都在涨,却要求基本药物中标是价格最低的药商。看看现在基本药物中标这一块,药价严重低于成本。药商只有通过其他方面补回来,往往是卫生器材方面开高价,要医院院长点头同意,也就需要药商的私底下活动。”某医院要求匿名的内部人士说,据透露,孔德奇同意在横岗医院开创“编外药房”,也是出于基本药物限价的政策,靠编外药房的高价赚钱。

“公营医院应该是个非营利机构,又不能保证所有病人全部治疗好,但是目前社会现实情况下,病人死亡家属所要赔偿、医院的一些额外开支都需要医院自行解决,这样无形中需要医院存在一笔钱去应付这些,也不排除有医院领导从中非法敛财。”内部人士说。虽然这不是造成卫生器材采购中涉及的贿赂的根本原因,但也是医院一把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找钱。

部门动态

深圳市卫人委:

将开展专项整顿

昨日深圳市卫人委紧急发布通告,承认近期确实有多家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因涉嫌受贿被市检察部门立案侦查,并表示对此事件高度重视,主动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和联系,积极配合执纪执法机关查办案件,严肃惩处违纪违法行为。

卫人委昨日释放出整顿信号,透露从现在开始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工作,将开展以收受药品、医用耗材、医疗设备、检验试剂、物资回扣非法牟利等为重点的专项治理行动,进一步遏制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领域收受各种回扣等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