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用过期药?广州童治感冒魂断红会医院

  • A+
所属分类:儿科医疗纠纷

抢救用过期药?广州童治感冒魂断红会医院

 

死者母亲(中间)与其他家属抱着孩子照片在医院前痛哭。南都记者梁炜培摄

抢救用过期药?广州童治感冒魂断红会医院

 

药物盒子标示时间已过期。

南都讯 记者许方健 实习生 唐舒琳 前晚,2岁1个月的洪焕然在广州红十字会医院离开人世。关于他的死因,家属与院方分歧巨大。家属称,洪焕然出事后,家属发现医院使用的药物中有两种药物已过有效期,他们怀疑孩子的意外与医院的不当医疗有关。但医院称,尚未掌握这一情况。家属则称,封存药物时院方有负责人在场。

孩子入院时已昏迷?

洪焕然是海丰人洪汉伟与林海亮的儿子。8年前,两人第一个孩子于母腹中夭亡。2010年,这对夫妇迎来了第二个生命。

今年入春后冷暖反复,广州城中流感大幅上升。两天前,洪焕然也成为了感冒者的一员。洪汉伟将儿子送到海珠区第一人民医院救治。

“儿子病情有所缓解,我们就想着转到更大的医院治疗,以加快孩子康复。”洪汉伟说,前日下午2时30分左右,洪汉伟将洪焕然转至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在该院急诊科检查时,“他高烧41℃,医生说感冒比较重,给开了药,孩子用了药后就呕吐了。”

医生给洪焕然做了C T,然后转至住院部。广州市红十字会儿科主任唐书生称,入院时洪焕然已出现昏迷。检查后,医生怀疑洪焕然的病症与中枢性神经感染、感染性休克和D IC (血管内凝血)有关联。因此医生用药时,下药均与减轻这三种症状有关。

“孩子根本就没有昏迷。”洪汉伟反驳道。当天下午3时许,管子插进了洪焕然的肛门,乳白色的液体由药袋输出。两袋各约200毫升的乳白色液体输完后,护士嘱咐洪汉伟夫妇捏住洪焕然的肛门,“她叫我们5分钟后松手,孩子要是大便了,就立即喊医生”。

5分钟后,洪焕然真的开始大便,洪汉伟立即跑到护士站喊医护人员。当他回到病房时,发现孩子脸色变了,心跳也减弱了。

下午4时许,抢救的所有措施都在展开。但洪焕然没有再醒来。洪汉伟的姐姐赶来时,她说“孩子还有呼吸”,于是叫来医护人员,开始第二次抢救。当晚6时55分,医院确定洪焕然身亡。

抢救用过期药?

在洪焕然逝去后约1个小时,警方赶到。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医务科副科长邵跃斌说,同来的还有其他相关部门。晚上9时许,警方及相关部门开始对现场的相关物品进行调查。

洪汉伟的一位朋友在封存药物前,惊讶地发现有两种药物已经过期,其中一种日期被蓝色圆珠笔重新标注。

洪汉伟和亲友用手机拍下这些药物。他提供的图片显示,甲磺酸酚妥拉注射液的产品批号为080704,生产日期为2008年7月1日,有效期至2010年6月;盐酸多巴胺的产品批号为091217,生产日期为2009年12月30日,有效期至2011年12月29日。图片显示,这盒盐酸多巴胺的正面包装上,蓝色圆珠笔标注了新的有效期:2012年4月20日。

洪汉伟称,在家属发现异常后,一名护士抢过药品跑进护士站后用圆珠笔写上了新的日期。“甲磺酸酚妥拉注射液是用来治病的,后来抢救的时候用到了盐酸多巴胺。”洪汉伟说。他的说法,被唐书生确认。唐书生称,盐酸多巴胺可用于升高血压,“是抢救用药。”

“抢救的时候,用过期药,他们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洪汉伟与亲属们非常愤怒。

对此邵跃斌称,直至昨日下午2时许,他与院方并未接到相关信息,家属也未将这个信息反馈给医院,医院也不知家属拍照的过期药品来自哪里。“怎么可能?警察在调查时,他们儿科的一个负责人就在现场。”洪汉伟称,家属当时也将这一信息告知了在场的医护人员。

邵跃斌称,事发时现场药物已封存,需要解封才能进一步调查家属说法的真伪。

医生酒后执医?

昨日下午1时许,洪汉伟夫妇与10余名亲属拉着横幅,要求广州红十字会医院就洪焕然的离世给出解释,包括孩子的死因、药物是否过期、抢救是否得当等。

“我们处理是得当的。”唐书生表示,医护人员并未违规操作。邵跃斌建议,对洪焕然进行医学解剖,以确定死因。

“我们当时进去医护站,一个医生满脸通红,感觉就像是喝了酒。”家属们怀疑,医生有酒后执医嫌疑。唐书生与邵跃斌均表示,酒后执医的情形不可能出现,“主治医生一直在现场,主治医生与经管医生都没有喝酒”。

今日,双方将展开第二轮谈判。无论结果如何,洪汉伟夫妇已失去了洪焕然。昨日下午,林海亮怀抱着儿子的照片,几次晕倒在医院门前。

(线索提供李先生200元)

新快报:过期药致两岁男童身亡?

事发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院方称用药已封存并将配合有关部门调查

新快报讯 记者 王吕斌 报道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使用过期药物致两岁男童身亡?前晚7时50分,患儿然然因感冒发烧被送入该院治疗后,病情突然加重,经抢救无效身亡。事后,亲属称医院抢救用药中有三种注射液已经超过有效期,因认为医院存在严重过失,昨日下午多名亲属前往医院讨说法。

昨日下午,涉事医院表示,抢救时的用药、病历等物目前已被有关部门封存,暂时无法核实“过期药”的来源及真假,但院方愿意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并按国家法律解决问题。

进院数小时后患儿死亡

昨日下午2时许,然然的多名亲属来到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讨说法。

据然然的父亲洪先生介绍,前日上午一早他发现然然有感冒发热症状后,于当天下午2时将然然送到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就诊。“当时医生一看就说要住院,还要马上做CT检查。”洪先生说,CT检查没有问题后,医生对然然的大腿前内侧打了两针,并将一粒药物塞入然然肛门进行治疗。

“护士说,药塞进肛门后会拉大便,拉了就告诉她。”几分钟后,然然拉了大便,洪先生便立即告诉护士,而等洪先生再回到然然身边时却发现,然然脸色苍白,两个鼻孔还流着血。医护人员见状立即进行了抢救,抢救一直持续到前晚7时50分,医生宣布然然死亡。

家属称三种药水已过期

“在抢救时,竟然还来了一名满是酒气的医生,后来他躲到办公室不敢出来。”多名前晚赶到医院的亲属对此十分气愤。前晚深夜公安、卫生等部门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后,立即对抢救室内的用药、病历进行封存。这时,亲属们才发现,这些药物中有三种注射液竟然已经过期。从亲属们手机拍摄的照片中,新快报记者看到这三种注射液分别为:批号091217,有效期2009年12月30日至2011年12月29日的盐酸多巴胺注射液;批号080704,有效期2008年7月1日至2010年6月的甲磺酸酚妥拉明注射液;有效期2008年*月*日至2010年*月*日的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

此外,亲属们还发现,然然的病历中,还夹带着另一名患儿的病历。“这医院太离谱了,不但药是过期的,还有可能用错了药。”为此,然然的亲属们表示,一定要医院给出解释,并做出赔偿。

医院回应

不可能出现过期一两年的药物

昨日下午,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儿科唐主任接受采访时表示,前日下午他一直和两名女医生负责对然然的抢救。患儿之前已经在两家医院看过病,发病已有两天时间。唐主任说,然然入院时已经昏迷,全身不时有抽搐,因此直接进入抢救室抢救。

唐主任说,从然然的发病特征来看并非简单的感冒发烧,而是类似病毒或细菌引起的中枢神经感染、感染性休克或者播散性血管内凝血导致死亡。

关于亲属质疑医院使用“过期药”一事,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医务科邵科长表示,然然被宣布死亡后,所有医护人员均被亲属轰出了抢救室,之后院方工作人员都未见过当时所用药物,目前这些药物已同病历一起被封存,只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对药物来源、直实性做出鉴定。

邵科长还表示,该院的抢救药物每天有专人负责清点、核对,而且抢救药物流动很快,不可能出现过期一两年的药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