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医院保安可配短棍钢叉催泪喷雾剂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东莞市府发文加强医疗机构的安保工作 医院安保全面升级

本报讯 (记者汪万里)“医院保卫室可适当配备短棍、长棍、催泪喷雾剂等带有攻击性的装备以及防刺背心等,以供危急情况下使用”。这是记者从市政府办公室2月14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医疗机构安全保卫工作的实施意见》(下简称《意见》)中看到的“条款”。

其中还强调,各镇街要重点从人防、物防、技防、巡防4个方面入手,强化医疗机构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将辖区内公立医院设置警务室、安装视频监控设施、配置防护装备等治安防控体系建设项目纳入公立医院基本建设和设备购置范畴。

对此,医院方面普遍表示欢迎。但也有律师认为:“这么做是要将医院建成‘堡垒’吗?医患矛盾纠纷应该采取人性化的协商办法来解决。”

派出所可派民警驻院

《意见》对医院的保卫装备做了细化:“其中头盔、盾牌、防割手套、强光手电、对讲机等防护装备要求做到每一班的保卫人员不少于人手一件,短棍、长棍(可制成渔叉状)、催泪喷雾剂等带有攻击性的装备以及防刺背心等可适当配备,供危急情况下使用。”

根据《意见》,各医疗机构还要在辖区公安机关的指导下,结合各医疗机构规模和安保需要,配足配强保卫人员,具体人数由辖区公安机关与各医疗机构商定,并报市公安局、市卫生局备案。

《意见》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要将辖区内的医疗机构列为重点单位,常发生“医闹”、“医托”的医院可根据自身情况,与辖区公安机关协商,在医院内设立警务室,由辖区派出所派驻民警协助调处医患矛盾纠纷。

坚决铲除“医闹”、“医托”

《意见》还明确,一旦有医患纠纷发生,医疗机构负责人要及时赶赴现场,听取患方意见,认真解答患方提出的质疑,明确告知患方解决纠纷的途径,引导患方依法维权。

另一方面,各镇街公安机关要对辖区的“医闹”、“医托”事件进行全面梳理,将其中的刑事、治安案件及涉黑案件列为工作重点,进一步加大侦办、查处力度,并以此为突破口,坚决铲除一批专门在医疗机构周边借机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的职业“医闹”、“医托”群体。

“对在医疗机构内拉横幅、设灵堂、摆放花圈、拒将尸体移放太平间等扰乱医院秩序的闹事行为,要积极配合各卫生行政部门、医疗机构做好劝解工作;对经反复劝解无效、严重影响医疗机构正常工作、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要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对侮辱、殴打医务人员、毁坏医疗设施等违法犯罪行为,要果断予以制止,并依法查处”。

■反响

医院:《意见》撑起了医院的腰杆

去年,长安医院发生一名患者持刀砍死一名医生、重伤一名医生的恶性案件,医院的公共安全问题引发大讨论。不久前,太平人民医院再次发生医患纠纷,死者家属在医院内摆设灵堂,也让医院管理者头痛不已。于是,在这样背景下出台的《意见》几乎成为医院院长们的“福音”。

东莞一家镇街公立医院的院长告诉记者,他知道这份关于医院安保的《意见》近期要下发,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了。他说:“《意见》撑起了医院的腰杆。”

他表示,近年来,每家医院一年下来都多多少少会遇到一些医患纠纷,绝大多数患者和家属都比较冷静理智,能够通过合法的渠道来解决,提出的要求也不会很过分。“但是就怕遇到那种特别难缠的,即便医院没有一点过错,你再怎么跟他解释,他还是要闹,他的目的就是要钱。而且他们甚至会很直白地跟你说:‘我找了这么多人来,你多少赔点钱,让我有个台阶下。’”

“《意见》中有些举措针对的就是这种无理取闹的‘医闹’,他们是打击的对象。”这名院长说,“打击了这样的‘医闹’,其实也是保护了其他患者的利益,如果医院天天被这样闹,医生哪里还能静下心来好好给患者看病?”

市民:大多数医患纠纷都是患者弱

市民刘先生说,医院要配备带有攻击性的装备,这种做法其实会加剧矛盾。在大多数的医患纠纷中,医患双方信息极其不对称,可以说,患者是弱势的一方。而且现在的医疗事故鉴定让患者家属极其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家属才会聚众找医院讨说法。

对于完全无理纠缠甚至雇人闹事的“医闹”,刘先生认为,对于这种行为,警方完全应该按照相关的法律依法进行处理,也根本无需将医院武装起来。

卫生局:

装备是为对付不法分子

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称,该《意见》的出台是为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安保工作,维护医疗机构的正常秩序及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有效预防和化解医患矛盾纠纷。

该负责人介绍,之前卫生部、公安部等九部委曾经共同下发过关于创建“平安医院”的意见,其中就有加强医院安保的内容。

对于医院配备攻击性的装备,这名负责人解释,配备这些装备是因为医院本身也是公共场所,所以安保配备与工厂、商场的要求是一样的。配备这些装备并不是为了对付患者,而是为了对付不法分子。

律师:这样做是要将医院建成“堡垒”吗?

东莞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陈律师告诉记者,他个人认为这个《意见》的出发点是为了保证医院的安全,维护大家的医疗安全,但是个别做法有些本末倒置。

陈律师称,在医院里建警务室,让医院的保安配备攻击性装备,这是要将医院建成“堡垒”吗?这样做可能会将一些患者正常的诉求也给压制下去。

陈律师说,不能排除有的医患纠纷确实是医疗机构的问题,也并不是所有的医疗机构负责人素质都很高,他们跟患者家属“打太极”。陈律师说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意见》被滥用,成为压制患者正常诉求的手段。

(广州日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