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院称信用乞丐赖着不走 家人神秘消失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武汉“信用乞丐”李华和术后恢复良好。南都记者郭现中摄

在深圳度过两个月零三天,李华和已能熟练使用对面的液晶彩电,他爱看TVB的肥皂剧,但他的人生比剧情跌宕。五个月前,他是一名乞丐,因归还了施舍者的2000元钱,一夜成名。他被鹏程医院接到深圳治疗,一月前手术成功,劝他回家的努力却告吹。一名医生说,目前的救助颇有些尴尬。

烫伤乞丐获“信用”美称

除了本名以外,43岁的李华和还有一个名字,叫“信用乞丐”。

五个月前,他是一名流落在武汉水果湖路边的乞丐,三年前,在蔡甸一家瓜子厂打工的他,不慎跌入煮瓜子的沸水里,重度烫伤,左上肢、双下肢疤痕挛缩畸形,两个小腿呈90度弯曲无法直立,从此只能流落街头。7月15日,一名30岁的女人将兜里的2000元钱全部掏给了李华和。第二天女人的家人前来讨要,说她得了精神病,之前施舍的钱不能算数。李华和想想后回答,这钱全部存银行了,你过一天来这里找我吧。

市民刘祥武目击了这一切,并一直尾随李华和,发现他在建行左侧的通道里数钱。李华和承认当时说谎了,钱不在银行,就藏在身上,“因为怕那个男的拿了钱会打我”。

武汉晨报采编总监丁寅证实,在第三天该报记者杨平赶到现场时,李华和确实回到当初乞讨的“老地方”,将钱悉数归还。

之后,李华和被武汉晨报连续四天放在一版报道,他初次尝到了“红”的滋味,“记者来了之后的第二天,有人拿着报纸问我,这个上面的是不是你,有人买来了糯米鸡和鸭脖子送给我,还有人拿钱来”,但他并不觉得这是莫大的荣耀,他对蜂拥而至的媒体反复重复,“既然人家不是心甘情愿给我的,我就不要”。

深圳医院援手免费治疗

今年8月,事情忽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发展。深圳鹏爱医疗美容集团的心理专家田亚华看到了这条新闻,并决定亲自找人走一遭,看看是否有救助的可能性。他承认,从武汉回来之后,医院有些动摇,毕竟李华和的下肢溃烂严重,手术风险也大。但9月2日的优酷网上却出现了一个“HOLD住哥惊现武汉,乞丐帮乞丐”的视频,视频画面上一个杵着拐杖的乞丐慷慨地将碗里的钱给了另一个没有腿的乞丐,引发热议,后天涯论坛上的转帖阅读量48万,回帖量则达2000多条。这时,田亚华惊喜地发现,视频里出现的乞丐居然也是李华和。

他坚定了帮李华和治疗烫伤的决定,“李华和是个有点意思的人,就算花20万来救也是有意义的”。他并不否认宣传的动机,“付出总要有回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医院也能在帮助他的时候得到正面宣传”,鹏程医院于10月14日在深圳火车站接到了李华和,并知会本地媒体采访,“信用乞丐”新闻在谷歌的转载量已经达到了200万条。

家人神秘消失医院左右为难

对于李华和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李小军说,在上火车的前一天,他差不多打了十几个电话给他问是不是真的。一起随行的还有李华和的哥哥李华兵,因为医院坚持,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家人必须在场。

在医生周宁看来,李华和和其他获得医院救助的人并无区别,对医院的话基本言听计从。但有一件事让她心里有了疙瘩。“对于每个获得救助的病人,我们都要象征性收取100元伙食费,其实这个钱医院并不在乎,但需要提醒他们自己也有需要承担的责任”,但李华和给得非常不爽快,“磨叽个十天半月才交得上”。李华和也承认,其实自己并不算缺钱,两个月乞讨来4000多元,加上武汉市民的捐助,兄弟俩一共拿了6000元来深圳,吃住都在医院解决,基本没有太大的用度。

这两个多月里,他享有一个单人房,晚上不用跟哥哥挤睡,除了每天半小时的行走,他不用离开自己的床。电视机频道已被他摸得门儿清。护工赵女士透露,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换台,从第一个台换到最后一个。

李华和的窗边有个抽屉里静静地躺着一个MP3,他说这是给他2000元钱那名女士给他的,因其家人未找他索取,他也就未归还。

上周四李华兵忽然不辞而别,让医院觉得“有点寒了心”。他一并带走的,还有来时两兄弟带来的5000元钱,只在弟弟抽屉里留了600元,让他可以坐火车回家。这个举动被院方理解为:将弟弟彻底“打包”给了医院,却把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南都记者连线上在武汉的李华兵,他表示自己也是情非得已,因为儿子在学校不学好,天天打架,要管教儿子才匆忙离开,至于在远在深圳的胞弟,“觉得医院会照顾得很好”。

最后一次手术在11月10日完成,李华和的双腿能正常绷直,每天能自己用单拐行走半小时。主治医生夏兆骥觉得,李华和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出院便能自食其力,他还需要一些康复性训练,但鹏程医院已没法解决这个问题。深圳第二人民医院烧伤外科主任谢先生也表示,对于进行植皮手术的病人来说,如果长好了确实可以离院,半个月的恢复时间理论上是足够了。而医院曾经找李华和谈过,但他明确表示还不愿意离开。

对于这桩救助的“始作俑者”田亚华来说,这无疑让他有些尴尬,“我们也接触过很多救助者,一开始是感恩戴德,接着是依赖和信任”,而现在的情景显然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他对我们变成了索取,我们的付出成了理所当然”。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文婷

■对话

李华和:医院有吃有住有人管想在这里过春节

“我和哥哥互相怨恨”

南方都市报( 以下简称“南都”):在当乞丐之前,你的职业做什么?

李华和:我差不多打了20多年的零工,我没有学历,基本都是做完东家做西家。除了武汉,我还去过山东和广东,但都是打零工。3年前我在摔进煮瓜子的沸水里之后,差不多住了半年院,我哥跟厂里协调,他们赔了7万多块,钱花完了我就回了老家信阳,但老家的亲戚也穷,最后他们也不做饭给我吃,一年前我就到武汉要饭,我哥哥也在这里,可以照应下。

南都:那你知道你哥哥现在已经走了吗?

李华和:知道,他走之前偷偷告诉了我,还把钱放在我的抽屉里,让我自己治好之后坐火车回武汉。等我的腿再好一点,医院送我去火车站,我就自己可以回家了。

南都:他现在撇下你一个人,你不恨他吗?

李华和:他也有难处,他就是一个拖煤的,要回去赚钱,而且我那个侄子也不听话。

南都:听说你们哥俩的感情是很好的。

李华和:其实说实话,小时候感情好,但现在他恨着我,我心里也恨着他。当时那个瓜子厂只赔了不到8万块,我哥哥也傻乎乎地签了字。但你看我这个手术,要20万、30万才能做得好,所以我恨他,为什么这点钱就签字了。他也恨我,这些年他觉得我又不能动,不能干活,拖累了他,还一直埋怨他。

“出院后可能还当乞丐”

南都:出院之后,你想过做什么吗?

李华和:我还没有打算,但我想回武汉,这样离家近一点。如果找不到事情做,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当乞丐。

南都:你现在为什么不愿意出院?

李华和:我现在腿是好了,但还是疼,而且我家里也没有人可以照顾我,这里有吃有住,还有人可以管我,现在冬天也来了,我想住到春节之后再走,等我的腿再好一点。

南都:你知道医院希望你离开吗,现在你这样的行为,可能会让人觉得你们根本没那么信用?

李华和:我是有信用的,不然我不会还那个钱。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但这里确实对我好一点,我没有办法的,只有这样,我只有谢谢他们(医院)。

南都:这是你第一次来深圳吗?

李华和:是啊,深圳比武汉暖和,太阳也好。来之前,我还在屋里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神仙在飞快地跑,我觉得这是告诉我,我的腿一定可以好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