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医院血案 起于三年前的医疗事故

  • A+
所属分类:医患纠纷新闻

9月19日上午9时,正对同仁医院大门的一块巨大电子显示屏上写着:“为徐文主任祈福”,“严惩凶手,还我尊严”。在徐文被砍伤的地方,同仁医院耳鼻喉科医务人员排起长队,并拉起上书“为徐文主任祈福”的横幅。

同仁医院党支部书记李新萍9月19日对本报记者称,这是徐文医生所在科室同事自发组织的活动,通过捐款这种形式表达对徐文医生的支持。

9月15日,同仁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文在同仁医院内被患者王宝洺砍成重伤。行凶者王宝洺曾在同仁医院治疗喉癌,当时徐文是其主治医生。

今年以来,医患矛盾的冲突形式日益走向极端,徐文也并非唯一的受害者,医患矛盾亦已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目前,我国医患矛盾的解决机制主要有三种,医患双方自行协商、卫生部门介入调解,以及司法诉讼。可以确定的是,在同仁医院这起血案中,王宝洺曾经选择了司法诉讼,但历经三年、十余次开庭,至今没有审理结果。

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崔小波指出,现有的医患矛盾解决机制效果并不好,没能在医生和患者之间搭建起良好的沟通平台。崔小波建议,“应该由政府组建医务社工这样的第三方组织,专门给解决医患矛盾。”

祸起5年前的手术

9月15日下午,戴着鸭舌帽、留着络腮胡子的王宝洺走出家门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我以为就是随便走一下,没想到是去同仁医院了。他估计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感觉都得了抑郁症了。”9月19日,龚美华对记者说。

王宝洺,书法家,有“京城草隶第一人”之称。按他在个人博客中的陈述,他于1998年后承包开办了北京英东书画培训中心,任部门经理、老师,年按招生150-200人计算年均收入30-40万,后因“医疗事故”停办。

王宝洺在其博客中称,由“医疗事故”所造成语言残疾致使他彻底离开了所从事的职业。

徐文,同仁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是北京市卫生系统首批高层次卫生技术人才之一。给她招致这场横祸的,是一次发生在五年前的诊治。

2006年8月,王宝洺因咽喉疾病求医于北京同仁医院。经人举荐并托亲友介绍,王宝洺找到了专家徐文。

这一相遇结果却成了两个人不幸的开始。

王宝洺在自己的博客中称,由于当初徐文一次失败的手术导致自己最后落下了终身残疾。

“一年多以来,给我在精神上、肉体上及经济上均造成巨大损失与伤害,每天生不如死,每天我只想报仇。”2009年4月8日在一篇题为《白衣恶魔丧天良,血债要用血来偿》的博文中,王宝洺写下上述文字。

在写下这篇博文两年以后,王宝洺最终把文字诉诸于行动。

2011年9月15日下午,王宝洺砍倒了徐文。“当时行凶的地点离安保人员很远,而且是从徐医生背后突然出刀,所以完全是猝不及防。”李新萍说。

徐文身中17刀。幸运的是,据最新消息,徐文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诉讼三年无果

同仁医院门诊大楼一层的医政处设有客户服务中心。李新萍介绍说,如果患者对医院的诊治有任何异议的话,一般由这个客服中心负责接待和解决。

这个客服中心的办公室并不大,三五患者已显得有些拥挤。有两名医务人员负责接待患者,并就患者提出的质疑做出解释和处理。

本报记者从客服中心的医务人员处了解到,当初,王宝洺最初对同仁医院的诊治提出异议时,曾经找到过这个客服中心。但当时对王宝洺提出的异议如何处理,现场的医务人员包括同仁医院宣传中心均没有作详细解释。

2008年8月,王宝洺将同仁医院和徐文告上了法庭,并列出了一份高达1800万的索赔清单。当时,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时至今日,该案经过十一次开庭,但一直没有结果。法院以医疗鉴定需要时间的名义一直未作出最后判决。

王宝洺的代理律师杨春香认为,3年的走程序的确太长了,这也是王宝洺几乎感到绝望的原因。“我们只能说法院的确在走程序,但是这样无限期地走下去,原告感到时间太长。”杨说。

据王宝洺的说法,同仁医院没有如实提供相关病历材料。导致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不能正常进行。

龚美华称,如果法院尽快判决,也不至于出现如今的血案。“从打官司开始,就希望尽早解开心结,可是解不开来。”

“现在来看,已有的解决机制并没有很好的发挥作用。”清华法学院卫生法研究中心董艳锋博士说,“很多学者提出建议,应该有一个患者和医生双方充分表达和沟通的平台,许多人倾向建立仲裁或者调节机制。”
原文出自【中国时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